您当前位置: 人文红塔区
老玉溪的土主记忆
[ 红塔区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30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日报 ]

4

□  本报记者  顾世丹  文/图
    玉溪自古便有请土主、过米线节的传统习俗,并形成了年节、正节、双节、重节、陪节等9种过法。这种习俗在逐渐成为老玉溪的人文记忆的同时,也记录下了当地的历史变迁。
    在红塔区各街道、社区中,很多地方都有与“土主”、与米线节息息相关的建筑。不管是与之有关的寺庙,还是陈旧的古戏台,都向后人描述着过去玉溪人迎请“土主”过米线节的传统和习俗。
    
由习俗形成的民间文化
    古时的玉溪称为新兴州,由普舍、休纳、研和三县合并而成,从《新兴州志·典礼·群祀》中可知,“米线节”源于玉溪人对本地专管一方水利的“土主神”的崇拜。其中提到的“土主神”,其实就是人们所称的“土地神”或“土地老爷”。历史上,玉溪有三面土主、老土主、新土主等多位土主。而米线节的形成就是从玉溪土主神的总代表普贯通三春出巡开始的。
    至于米线节的起源、迎请土主的习俗等,玉溪人大多都很清楚,且有诸多文献记载,这里不再过多赘述。
    在距离中心城区约5公里的桂井,有一座古刹名叫北元寺。据了解,以前,桂井北元寺曾供奉三面土主,从未迎请过另外的土主来本地过米线节。直到清咸丰年间,当地的桂井桥经修缮落成时正逢米线节,桂井村人从金官营请来“老香佛”踩桥不还,以后才相沿成习,把原来的农历二月十九的三面土主会,改为农历二月初一迎请“老香佛”至北元寺的文武土主会。随后,农历二月初一便成了桂井过米线节的日子。据桂井当地人介绍,按照传统,土主请来后,桂井人就会敲锣打鼓抬着神像在村子里转一圈,并在北元寺门前停下,接受村民的祭拜。到了晚上,土主被请入寺内,第二天再把土主送走。如今,这里还是农历二月初一过米线节,这个习俗已经延续了100多年。而过节时,除了与之相关的一些活动外,人们还会在北元寺里唱戏,周围的人都会赶来,很是热闹。
    如今的李棋土主庙,距离桂井北元寺大概有8公里左右。以前,这里每年农历正月初一,附近的村庄都会到土主庙轮流迎请土主。迎请土主的村庄都会献上贡品以示祭祀,此时以祈福者居多。
    几年前,记者曾在李棋土主庙采访时听到这样一种说法:土主老爷和城隍老爷是两口子。土主老爷是女的,而城隍老爷是男的,民间就有了“土地配城隍”的说法。据当地人描述,旧时,当土主老爷在过年期间巡游各村至农历二月廿五回土主庙时,村民会到州城的城隍庙把城隍老爷迎到李棋。路途中,土主在前,城隍在后,在到达李棋土主庙后,人们便会在庙旁的戏台上唱戏,并请土主、城隍老爷前去观赏。看完戏后,城隍老爷就得返回州城。当城隍老爷回城时,他要一直面对土主庙方向,直到进入城隍庙金殿。据说,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夫妻一年仅能见一次面。为了了却思念之苦,村民们在送城隍回庙时,要让城隍多看看土主,以示不舍之意。
    在迎请土主的过程中,旧时的人们都会按照传统演唱花灯或滇剧。此时,人们会在祈求来年五谷丰登的同时,利用这个机会聚在一起,谈论年成好坏、交流耕作经验等。而这,则成了人们沟通的一种桥梁,并形成了一方人文传统的缩影。
   
民国时期的陈年往事
    旧时,农历正月初一土主出殿巡游时,各村寨的人们便会准备“迎神宴客”。土主老爷要游遍每个村寨,大的村寨停留四天、小的停留一天。在停留期间,每天还得搭戏台演戏和宴请宾客。因为许多人都喜欢跟着土主老爷一路走,并到各自的亲友家中吃喝。所以,有的人家一年辛苦所得,还不够迎土主宴宾客的花销,当地官员也借此搜刮民脂民膏,年复一年。
    时间来到了民国年间,在新思潮的影响下,玉溪的一些进步人士和知识青年认为,封建迷信害人不浅,如果要摆脱贫困,就要破除各种迷信。据相关文献记述,1932年,国民党玉溪县党部就采取破坏行动与宣传相结合的措施,当众砸毁以土主老爷为首的5尊神像,而时机就选定在其出殿巡游那天。
    家住中心城区的张天琼今年已82岁高龄。与之聊起与土主有关的事,他这样回忆:“以前曾听父辈们讲起,在20世纪30年代初,土主老爷就被砸过,听说是在一块场地上,具体是哪里就不清楚了。长辈们说,在土主巡游那天,人们抬着土主沿街前行,许多人家也都摆起了香案进行拜迎。当轿夫们抬着土主进入到一块场地后,人们放起了鞭炮,有人将糕点、水果等贡品摆在土主前方的贡桌上,并点香跪拜。这时,坐在神轿中的土主老爷伸出手来拿糕点。也就在此时,从人群中冲出了两个人,还提着大锤,边跑边喊:‘土主老爷害死我家里人了,你们还在给他烧香,你们快让开!我要把他砸碎!’话音刚落,一个人从神轿中突然跳出来,说封建迷信是如何害人,使得在场的人都深受教育。据说,当时的政府官员也出来说话,叫人们不要相信迷信。在这之后,玉溪各地的封建迷信活动便逐渐冷落下去,人们大多也都不再相信。”
    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,如今的迎请土主与米线节已然融合在了一起。那些关于土主记忆,也成了老玉溪民间民俗传统文化一部分。

编辑:陈玉红  审核:马儒文  终审:尹永全